<nav id="794nd"><table id="794nd"></table></nav>
  1. <form id="794nd"></form>
  2. <wbr id="794nd"><th id="794nd"></th></wbr>
    文登之窗首頁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文登之窗
    了解文登 | 資訊中心 | 供求信息 | 勞務人才 | 婚慶征婚 | 文登房產 | 家居裝飾 | 法律咨詢 | 為你健康 文登團
    生活購物 | 文登攝影 | 文登書畫 | 文登文學 | 文登人物 | 文登收藏 | 文登社區 | 文登汽車 | 文登美食
    新人新秀 首頁 >> 新人新秀
    孫念軍的《綠蟻》情結

    2016年3月1日,文登本土作家孫念軍的長篇小說《綠蟻》,由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發行。

    這是一部建立在史實基礎上的傳奇小說。清朝道光末年,祖居昆崳山桃花庵的黃石哥,因為無力繳納文登縣知縣陳少白以剿賊為名私設的馬價稅被逼家破人亡,從而激起全縣人民同仇敵愾??h人孫得蘭、畢九等為懲治貪官解除民累,甘冒身家性命危險挺身而出狀告文登縣知縣。他們經年累月九死一生,僥幸在新老皇帝交替太子黨與元老派權利角逐的夾縫中勝訴。案結之時,參與上控者死的死散的散,幸存的蘭先生心灰意冷,毅然拋棄朝廷封賞離家出走,尋求救國救民的真理。

    小說真實地反映了晚清文登下層人民飽受貪腐蹂躪求告無門的殘酷現實,揭示了有史以來社會動蕩政權頻繁交替的癥結所在。

    童年聽著故事長大

    《綠蟻》是孫念軍上世紀起草,本世紀創作的長篇歷史傳奇小說。家鄉深厚的民間文學積淀,為他的創作提供了大量素材和養料。在他的記憶中,村里最會講故事的有三人:一位是漢爺,漢爺算是鄉下文化人,冬閑雪天常捧著本舊書,坐在熱炕頭上邊看邊講,內容多是鴛鴦蝴蝶、武俠公案、歷史演義之類;另一位是財爺,財爺不認字,記性好,也講公案武俠,但更多的土生土長的民間傳說,小說《綠蟻》中有不少故事情節是從那些故事演繹來的,如陳少白納妾、石公落難等;還有一位挽發髻、打綁腿、拄拐杖的故事老太,她只講叢尚書、徐大人,隨時隨地逢人便講,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聽,講起來聲情并茂,眉飛色舞。

    孫念軍因為喜歡聽故事,所以喜歡漢爺、財爺、故事老太,然而最喜歡的還是他的祖母。祖母喜歡講刁女兒,說是當初鄭玄講經的長山村,刁家有女迎風即長,13歲身高9尺,喜歡坐在屋檐上做針線。刁家懷疑女兒是妖精,就把她砌在石墓里悶死了。后來有位南方巨人來求偶,聽說刁女被害,一怒之下在村南撒了泡尿,沖出了一條大溝。

    祖母最喜歡講的還是蘭先生、畢九磨、藍長腿。作者童年就那么安靜地倚在祖母懷里,讓那些故事走進心里。

    古老文登學為他提供創作營養

    孫念軍生長在素有文登學美譽的文登。與《綠蟻》結緣是故鄉泥土滋養的結果。文登有秦皇召文的典故、有鄭玄客耕東萊的遺跡。鄭玄講學的長山村與他是一個鄉,元代還出了一位開國將軍——刁通。距他村莊六里之遙的郭格村,金代出了個大文豪——郭長倩。除此之處,文登歷史名人還有明代工部尚書叢蘭、清代江蘇巡撫徐士林,而書中提到的蘭先生、畢九磨、藍云洲,都是當時的鄉賢和俠義之士。

    三十年前寫《綠蟻》時,孫念軍曾在舊縣志中查過蘭先生、畢九磨、蘭長腿的軼聞,得到的只是有關馬價稅的幾行注釋:“咸豐間軍事絡繹,縣署苛派馬價,大為民累,經童生曹德馨等上控始告免……”近五百字竟無一處提及孫得蘭、畢九磨、藍云洲等人。是蘭先生等人無足輕重?還是曹德馨影響太大,以致蒙蔽了蘭先生等人的風采?而作者家譜對蘭先生評價極高。自清咸豐六年至今,近200年,畢九磨的名字在膠東特別是煙威地區廣為流傳。在藍云洲的家鄉,人們對“藍長腿”的綽號也不陌生。

    作者上世紀采訪時,聽人講過當年打官司有一曹姓義士,家住宋村鎮一帶。為此,他專程到宋村京格莊采訪,結果村民俱表示未聞其人。本世紀退休后,他又多次尋訪過,結果還是杳如黃鶴。既然如此為什么舊縣志把曹德馨推了出來?作者認為主要是當政者回避歷史事實,有意抹殺蘭先生等人的功績。目睹被邊緣化的這一史實,更堅定了他創作的決心。

    寫出的人物要讓人記得住

    三十年前孫念軍也是個熱血青年,寫過詩歌、寫過散文、就是沒寫過小說,現在回憶起創作《綠蟻》時的那股拼勁,他自己都感到驚訝。那時既缺乏創作經驗,又缺乏書面史料,更缺乏創作條件,有的只是東鱗西爪的一些缺少內在聯系的故事梗概。所有的傳說都是孤立的,對清代司法制度、公堂訴訟程序不甚了了,在這種情況下寫官場傾軋、官吏貪墨、對簿公堂,難度可想而知。

    上世紀創作《綠蟻》時,孫念軍正處于人生最低俗,白天忙著鋤割收種,夜晚奮筆疾書。有一次斷電點著煤油燈爬在炕上寫作,夜風吹來蚊帳燒了個大洞,險些釀成火災。他硬是憑著這份心勁,不到一年基本完成了初稿。

    談起創作體會時,孫念軍說:“我的文學創作還處在摸索階段。這么多年來就認識了一點:作品要有可讀性。因為所有的書都是寫給讀者看的,通俗也好,高雅也好,無論多么經典都離不開讀者。為了讓《綠蟻》擁有更多更好的讀者,我一直在探索雅俗共賞的道路,很少考慮那些清規戒律,想的最多的是讀者的感受。我知道《綠蟻》的優勢是什么,清楚那些原生態故事的價值,清楚人民對貪腐有多么痛恨,更清楚自己的創作水平有多低下,因此便揚長避短,盡量在塑造人物、構思情節上下功夫?!?/p>

    綠蟻新醅酒,

    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

    能飲一杯無?

    白居易的這首小詩所描繪的是,紅泥做的小火爐里烤著新酒,綠瑩瑩的泛光猶如爬動的螞蟻。傍晚天要下雪樣子來了位朋友,李白邀朋友小酌一杯的情景。是呀,當閑來無事,坐在小火爐旁,,品著美酒研讀著孫念軍的《綠蟻》,無論什么天氣,不管有沒有朋友來,都是一種非常愜意的享受。我們期待著他的下一部大作能給我們端上更美的藝術盛宴。


    孫念軍,1949年出生于山東文登。80年代初開始文學創作,作品散見于《柳泉》《煙臺日報》《威海日報》等報刊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招聘信息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2011 文登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編號魯B2-20100020號
     電話:0631-8985020  魯icp備09074927號
    巴黎人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