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794nd"><table id="794nd"></table></nav>
  1. <form id="794nd"></form>
  2. <wbr id="794nd"><th id="794nd"></th></wbr>
    文登之窗首頁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文登之窗
    了解文登 | 資訊中心 | 供求信息 | 勞務人才 | 婚慶征婚 | 文登房產 | 家居裝飾 | 法律咨詢 | 為你健康 文登團
    生活購物 | 文登攝影 | 文登書畫 | 文登文學 | 文登人物 | 文登收藏 | 文登社區 | 文登汽車 | 文登美食
    近代名人 首頁 >> 近代名人
    于得水



       于得水這個名字,在膠東大地上家喻戶曉。在戰火紛飛的年代,他出生入死,屢建奇功,先后七次身負重傷,為建立和發展膠東革命根據地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小說《苦菜花》中團長于得海的原型就是于得水。他那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至今還在膠東大地上廣為傳頌。

      于得水原名于作海。1906年5月22日,出生在文登縣鋪集鎮洛格莊一個貧苦農民家中。祖父于老三是挑腳小販,活活餓死在煙臺。父親于連登是泥瓦匠,二叔種地,三叔是苫匠,全家13口人,生活艱難。于得水從小就跟隨父兄種地、學瓦工、學編筐、編席。18歲時開始拜師學武,19歲加入了武術會,早起晚睡練功,學成一身好武藝,刀槍棍棒樣樣精通。1931年5月,于得水參加了農民協會。1933年春天,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同年2月12日晚,鄒恒祿、于紹先、呂以明等人,在于得水家開黨員會議。不料,被本村壞人偵知密報。葛家聯莊會會長叢鏡月帶領百余人包圍了于家的茅屋。幸好,這天于得水的妻子起得早,忽聽門外響起雜亂的腳步聲,急忙將熟睡的于得水推醒。這時,幾個敵人已端槍沖進了院子,用力踢門叫罵。妻子急中生智,故意慢條斯理地和敵人拖延時間:"老總,等等讓俺穿上衣服。"于得水一個急翻身,順手摸起掛在墻壁燈窩里的一把菜刀,猛地向炕上一拍,大吼一聲:"哪個想死就過來!"并大聲吆喊妻子:"快拿槍來!"敵人早就聞知于得水武藝高強,又聽說有槍,更加害怕,已經沖進屋里的敵兵急忙退回到院子里。于得水乘機一個箭步從炕上跳到桌上,再躍到箱櫥上,用肩膀將屋笆一扛,房子被頂破一個大窟窿,飛身躥上屋頂,躲進了鄰居孫樹棠家的炕洞里。敵人沒有抓到于得水怎肯罷休,便翻箱倒柜,把值錢的東西搶個一干二凈,并將于家人全部趕到院子挨個盤問,一無所獲的敵人把于得水年僅5歲的兒子打得鼻口竄血,然后揚長而去。這時,孫樹堂家人跑過來告訴,于得水正藏在他家的炕洞里。于得水的妻子急忙找出于得水的衣服,又找出了糞簍子、蓑衣和草帽,讓人送給了于得水。等到中午敵人都撤走了,于得水鉆出炕洞,裝扮成拾糞的,混雜在上山干活的人群中出了村。這次于得水雖幸免于難,可是,他的家門被封,全家人被押到縣衙。父親受酷刑,母親被打致死,孩子嚇死一個,另一個送到牟平一個同志家里寄養。從此,于得水離開了家,改名林得勝,隱蔽在昆崳山區進行武裝游擊活動。他先后幾次孤身御敵,憑著過人的膽略和高超的武藝,以少勝多,化險為夷。1934年11月,黨組織決定讓于得水暫離膠東,到大連躲避追捕。他先在大連碼頭做裝卸工人。由于碼頭人雜,易于暴露,他又到高閣花園做工,不料被日本翻譯--同村人宋文峰認出,幸虧及時轉到宮本木廠做雜工,才免遭毒手。后又到偏僻的錦州小孤山教武術。1935年6月,于得水接到中共膠東特委的指示,立即返回膠東。

      1935年11月29日(農歷十一月四日),中共膠東特委發動了震驚膠東的農民武裝暴動。于得水參加了暴動前的準備工作,被任命為東路一大隊(特務大隊)大隊長。11月28日晚,他和政委劉振民帶領特務大隊奔襲石島。不料,敵人有所覺察,警戒很嚴。于得水隨機應變,分兵兩路,連夜西上,兩天一夜未休息,奇襲人和集、鵲島、黃山、宋村等鎮公所、鹽務局,打了幾個漂亮仗,繳獲一批武器彈藥。12月5日(農歷十一月十日),張連珠等率領的一、三大隊被展書堂的八十一師包圍在底灣頭村。于得水聞訊,立即率隊增援。隊伍到達郭格莊一帶,與敵人遭遇,經激烈戰斗,互有傷亡,被迫撤出戰斗,跨過母豬河,進入昆崳山。"一一四"暴動被殘酷地鎮壓下去,中共膠東特委領導人張連珠、程倫、曹云章被捕犧牲。面對白色恐怖,于得水毫不畏懼,帶領游擊隊與敵人巧妙周旋,始終堅持戰斗在昆崳山上。他常常喬裝打扮,冒著生命危險,慰問烈屬,聯絡同志,營救戰友,指揮游擊隊員在昆崳山上放火,放"石炮",引誘敵人"剿山",牽著敵人的鼻子轉山頭,疲勞和消耗敵軍。敵人"剿山",他就率領隊伍下平原,進海汊,夜間襲擾敵軍;敵人回竄平原,他們又轉移上山。遇上小股敵人,就猛沖狠打,搞得敵人惶恐不安。昆崳山東的界石村,是山前與山后的交通要地,這里駐守著文登縣國民黨反動派地方武裝"聯莊會"的50多個匪丁。平日他們橫行鄉里,禍害百姓,殘殺革命同志,是昆崳山區中共組織和游擊隊活動的一大障礙。經請示膠東特委書記理琪同意,1936年6月2日夜,于得水率領部分游擊隊員,用計引出門崗哨兵,沖進大門。此時,沖在前面的于得水被一顆子彈擊中腹部,會些武功的敵小隊長張牙舞爪地撲了上來。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于得水大吼一聲:"誰動,老子就砸死誰!"揚起拳頭朝敵小隊長猛砸過去,接著又朝他胯襠猛踹一腳,敵小隊長"??!"地一聲,便栽倒在地。不巧,又一顆子彈再次擊中了于得水的腹部,他仍堅持指揮戰斗,直到后繼部隊趕到把敵人擊潰。1936年秋,于得水傷未痊愈,就趕到煙臺向特委匯報情況,會見了理琪同志。他們分析了當時的形勢,于得水提出攻打壘子鹽務局,得到了理琪等特委領導的贊同。1937年春,于得水帶領20多名游擊隊員化裝成農民,混在買鹽的群眾當中,趁鹽警吃午飯的時機,打倒門崗,沖進屋內,全俘敵人。此次奇襲,繳獲長短槍20余支,子彈1100多發,現款109元,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

       1937年l2月上旬,理琪在濟南獲釋出獄,受山東省委派遣回膠東再任特委書記。15日,根據山東省委在膠東成立"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的指示,特委研究決定,以昆崳山游擊隊為基礎,先編成第一大隊,由于得水任大隊長,宋澄任政委。于得水感慨地說:“今天,我們的旗幟已經公開打起來了,回想苦難的年月,我林得勝如果離開群眾,就象魚離開水一樣,連一天也不能活。我要改名叫于得水!”宋澄也風趣地說:“我們就象魚在水里一樣,呼隆起來了!”。1937年12月24日清晨,于得水率領20余名隊員,帶著30多支長短槍,從昆崳山區經過一夜的急行軍,到達文、榮、威交界的天福山,參加了威震膠東的天福山起義。

      1938年3月l9日,于得水奉命率隊攻打福山縣城,在兄弟部隊的配合下一舉成功,原縣保安隊300余人被改編,成立了福山縣抗日民主政府。

      剛剛誕生的“三軍”,連破牟平、福山二城,敵人惶恐不安。派人偵察后,于得水提出了襲擾駐煙敵軍的計劃。經上級批準,于得水率領部隊,于一個茫茫黑夜,突然攻占了敵西沙旺警察所,并放起了大火。日偽軍派出汽車馳援,怎么也沒有想到,竟開進了地雷區,被炸得人仰馬翻。這一仗攪得敵人喪魂落魄,堅定了軍民抗戰必勝的信心。

      7月中旬,于得水率部和兄弟部隊一起攻打蓬萊,粉碎了"三軍二路"指揮周擁鶴的叛變陰謀。

      1938年9月18日,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改編為八路軍山東人民抗日游擊第五支隊。于得水被任命為63團團長。部隊開到黃縣、招遠邊界,主要任務是保護兵工廠和玲瓏金礦,保障五支隊的軍需物資和經費來源。在這期間,國民黨山東第九區行政專員兼保安司令蔡晉康,組織頑固派兩次向玲瓏金礦進攻。于得水率63團迎頭痛擊,斃傷敵人百余名,俘虜50多名,給敵重創,保衛了玲瓏金礦的安全生產。

      1945年8月,于得水被任命為東海軍分區副司令員兼煙臺警備區司令員。為了粉碎美蔣反動派企圖在煙臺登陸的陰謀,中央軍委指示膠東部隊迅速占領煙臺市。于得水與其它軍分區領導率部解放了煙臺。自9月29日開始,美軍第七艦隊黃海艦隊公然要挾我軍撤離煙臺,還要強行登陸。為此,10月6日,第十八集團軍參謀長葉劍英向駐華美軍總部提出嚴正抗議。同時,派于谷鶯、仲曦東等為代表,與美方巴比中將、賽特爾少將進行談判,嚴詞拒絕了美方的無理要求。在這劍撥弩張的時刻,于得水常常徹夜不眠,部署部隊沿煙、威一線構筑工事,嚴加防范。最后經過我方的堅決斗爭,美軍終于放棄登陸的企圖。1961年,于得水從部隊轉業任安徽省民政廳副廳長。1967年2月,這位身經百戰,出生入死,屢建奇功的英雄,在"文革"當中被迫害致死。1975年2月19日平反。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安徽省為于得水鑄起半身銅像,2005年5月22日,在合肥大蜀山文化陵園豐碑園舉行了揭幕儀式。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招聘信息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2011 文登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編號魯B2-20100020號
     電話:0631-8985020  魯icp備09074927號
    巴黎人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