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794nd"><table id="794nd"></table></nav>
  1. <form id="794nd"></form>
  2. <wbr id="794nd"><th id="794nd"></th></wbr>
    文登之窗首頁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文登之窗
    了解文登 | 資訊中心 | 供求信息 | 勞務人才 | 婚慶征婚 | 文登房產 | 家居裝飾 | 法律咨詢 | 為你健康 文登團
    生活購物 | 文登攝影 | 文登書畫 | 文登文學 | 文登人物 | 文登收藏 | 文登社區 | 文登汽車 | 文登美食
    首頁 >> 文登進士 >>
    徐士林
    清康熙進士

    徐士林(1684~1741年), 清康熙進士,字式儒,號雨峰,晚年岊山老人,清朝江蘇巡撫。文登徐家村人。出身于農民家庭,秉性質直。入私塾后,奮志勵學??滴跷迨辏?711)中舉,五十二年(1713)登恩科進士榜,由教習授內閣中書,遷刑部主事,改禮部主事,晉員外郎。雍正五年(1728)授江南安慶知府,十年(1733)擢江蘇按察使。因在安慶失察私鑄,降為福建汀漳道道員。乾隆元年(1736)升河南布政使。五年(1740)秋升江蘇巡撫。六年(1741)四月染病,疏請歸侍母病未準。六月病益甚,再疏獲允。九月十六日動身歸,船行至淮安病逝,終年57歲。遺疏入,乾隆皇帝說:“士林學部素裕,忠孝性成,以母老遠離,不受妻孥之養,鞠躬盡瘁,遂致沉疴。聞解組之音,力疾返里,以圖侍母。臨終之際,無一語及私,勸朕以憂盛危明之心為久安長治之計。此等良臣,方資倚任,乃今溘逝,朕實切切含悲不能自已者也!”命祀于京師賢良祠,賜祭葬如例。清代任巡撫職死后進京師賢良祠的,徐士林是第一人。
      徐士林察民疾苦,“善政養民”。他看到“養民之道”有三大矛盾:一是人口劇增與土地相對減少之矛盾,“生齒日繁矣,百畝之家閱三世而分授之,一夫將不及十畝”;二是貧富差別之懸殊,“富者擁膏腴而貧者無寸產”;三是日趨浮靡之風,“婚喪宴會”“一日耗中人之產”。對此,他提出“養于臨時,不若謀養于先事,以君養民不若仍使民各自為養”。提出“勤以力農,儉以積谷,佐以酬劑虛盈之法”;提出“以人力爭地力”,“人謀勝天時”,“糞多力勤,耕耘以時者獲倍之”等措施。他還提出 ,各級官吏要嚴守職責,廉潔奉公。告誡屬員,要“曲盡居官之道”、“德為善政”,要“以實心行實政,謀民事如家事”,“禁擾累,公出納,防侵漁”。這些主張與措施,他不但一再向皇帝進諫,并且還在自己管轄的地區率先實行。乾隆五年,徐海一帶遭水災。他“奏賑之”。翌年春,又借給貧苦農民種子,“以資耕種”。次年豐收,向富戶“勸捐十余萬石”,以充社倉。病重時,得知淮北遭水災,二麥無收,救濟急于星火,他競違背成例,未經疏奏,即“飭發庫帑賑濟”,然后再具數上報。
      徐士林性廉儉,公事認真。赴江蘇按察使任時,僅仆從3人和一擔行李而已。那時吳地風俗奢侈,游惰者多。徐在奏疏中抨擊“浮靡”之弊,并一再發出文告,力勸鄉紳富賈,勵行節儉,為民表率。他自己“坐臥處布衾木榻”,曾在“滄浪亭”設五簋粗米飯,只敬三盅酒,宴請鄉紳,讓百姓隨意觀看,倡導節儉務本。從此,五簋脫粟宴稱為“徐公宴”,傳遍了江南、山東。夜深了,徐士林還坐在油燈下,“手披目覽,雖除夕元辰弗輟”。天冷了,那身脫了毛的舊皮襖,難以御寒,“霜與涕俱”。按察使包括見狀給他披上貂皮袍。他只覺身上暖和了,家僮耳語告以是包大人的衣服時,他只是一愣,謝過,“論公事揮灑如初”。有一次,他聽訴訟時間太長,餓極了,仆人端來粽子。徐士林邊吃邊判,筆和筷子交互使用。少頃,胡須、面頰都紅了。原來他把朱紅誤作飴糖吃了還未察覺。他深知“封疆重任,江蘇要區,事無巨細,皆關國計民生”,直至病重甚,“神思恍惚,如在云霧”時,猶“不敢一刻偷安”。
      徐士林善于斷案。他每定一案,必先摘大略牌示,然后才發文冊,使官吏不能從中作奸。常選典型案件,讓僚屬試判,以“試其才”。他再三告誡:執法過于嚴苛,易激化矛盾;過輕,則助長壞人壞事。法律如同醫書《本草綱目》一樣,種種案件千頭萬緒,像病人經絡虛實一樣復雜,同樣照《本草綱日》行醫,不善于用藥的會治死人;同樣照法律辦事,執法不當也會這樣。任刑部職時,有2人在塞外伐木,其中乙被樹木打死,主管衙門已審結此案。3個月后,乙的弟弟以謀殺罪控告甲,甲聞訊逃跑。徐土林認真分析案情,說;“當場死者的妻和子沒有提出疑問,為何3個月后局外人卻挑起官司呀?甲逃跑是怕受連累,不是有罪!”甲得知主審官如此說,就出來了。經審訊,原告果然是誣陷。他任知府、按察使、巡撫期間,明察詳審,判明了很多疑案、大案,糾正了一些冤案、錯案,深得民心。文登市圖書館珍藏著他的讞牘稿本二帙,共收案例74則。2001年11月,齊魯書社出版《徐公讞詞——清代名吏徐士林判案手記》一書,這些案例反映了他辦案的求實精神和審慎態度。
      徐士林立身端方,敢于直言。乾隆四年進京述職時,皇帝召見,問他:“經山東、直隸,看小麥長勢如何?徐答:“大旱麥枯!”又問:“若下雨如何?”答:“現在下雨也無濟于事了?!被实塾洲D話題問:“你看按何標準選用人才?”徐士林答道:“工獻納者,雖敏非才;味是非者,雖廉實蠧?!鼻∥迥昵?,徐士林剛赴巡撫任,就遇到一樁棘手事:湖廣一帶吃的是淮地的鹽,自雍正六年定值,遞年增加,民眾無法承受。湖北巡撫崔紀,疏請核減?;实勖鞫綋嵩斪h,但各持已見,久而未定。又命大臣會核,然而內外大臣皆噎媢不前?;实墼t徐士林同新任鹽政確核定議。徐士林提出具體成本和利率數據,經戶部核定;成本準,但不同意給商人利。這時有人勸徐士林,讓鹽政主稿,推出是非。徐笑答:“處以公心,何嫌之避!”徐士林二次上疏,堅持給商人余利。他們:“今臣所議已將余息減除,僅加息二三錢,計售于民,每斤增加不過毫計,利已至薄。只以商本饒裕,常年通算,積少成多。今不給余息,商情必生退阻。徜漢口運鹽不繼,恐淮商困而楚民亦病也?!被实厶刂荚市?。在京師任職,非公務不與公卿接近,作道府與督撫蕃臬交往,從無饋贈。江南織造海保因罪入獄,五月天還穿著狐皮襖。徐士林送去葛衣,遭到“大府”的呵斥。徐士林說:“他罪雖重,按法律五月不衣裘也。徜以我為嫌,請彈劾?!毙煸谘矒嵘嫌鲈?,外任官吏都向皇帝進獻地方特產。江蘇乃富庶之地,而徐士林又深受皇恩,按慣例應進獻重禮。但他卻只獻《二典三謨要義》一卷,借古典給皇帝提出安邦治國策略。為此,乾隆皇帝朱批:“語不云乎?贈人以物不如贈人以言也?!毙焓苛种小秾钌郊贰断r馀集》《守皖讞詞》《巡漳讞詞》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招聘信息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2011 文登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編號魯B2-20100020號
     電話:0631-8985020  魯icp備09074927號
    巴黎人娱乐城